所有工具都不保證盈利
天狼星商品期貨軟件官網LOGO
電話咨詢:期貨怎么炒,天狼星期貨軟件下載
高端大數據期貨分析軟件
專注國內商品期貨研究
 
操盤理念
資訊-金屬
期貨故事
資訊-能源化工
高清組圖
新手入門
資訊-農產品
高手進階
高端訪談
 
SAC創始人Cohen:交易界的“邁克爾·喬丹”
來源: | 整理:天狼星客服部 | 發布時間: 2017-07-11 | 1807 次瀏覽 | 分享到:

美國對沖基金大亨、被譽為“交易界的邁克爾·喬丹”的Steven A. Cohen的人生軌跡因為一宗內幕交易指控而大變。他的對沖基金在被律師追蹤、被FBI設局調查、被公訴人指控長達七年之后轟然倒下。


史蒂文·科恩(Steven A. Cohen),美國歷史上最為成功的對沖基金經理之一,人送外號“交易界的邁克爾·喬丹”。他創立了SAC資本顧問公司(SAC Capital dvisors),這是世界上最賺錢的對沖基金之一,凈資本額預計高達110億美元。SAC的管理費用在華爾街也是首屈一指的。多數基金收取的管理費比例通常在1%—2%左右,而盈利提成為15%—20%左右;但SAC所收取的管理費比例高達3%,而盈利提成更是達到驚人的50%。


科恩從不注重他人的感受,他對人粗暴無禮是業內皆知的。他的原則就是:唯有金錢說了算,其他的都滾開。想必你也猜得到,科恩也從來不是一個多愁善感、情感豐富的人。相反,如果某個交易員不小心搞錯了科恩下發的交易指令當中的某個數字……無需廢話,他可以默默收拾東西回家了。


不過,別以為科恩是個工作狂。實際上,這是個家庭第一的男人。有很長很長一段時間,他的生活簡單到只有兩件事——做交易、呆在家。他甚至想不出更多的可能。他的臥室也是他的辦公室,里面安裝著六部顯示器,常年開機便于他盯盤。


科恩為人異常低調,從不在公眾場合公開政治傾向,連SAC的職員們都不清楚自己的老板究竟支持民主黨還是共和黨。老婆也是個宅女。兩人生活異常規律,基本是圍繞晚餐進行的:每晚六點準時開飯。夫妻二人的照片很難出現在公眾媒體上,因為科恩將會把所有關于他的照片版權買下來。


但是2010年,當他53歲的時候,科恩完全變了一個人,你勉強可以將其稱之為中年危機。他開始思考:自己還有哪些其他方面的才能?還能變成什么樣的人?自我更新之后的科恩開始結交華爾街的新興知識分子。這些人的其中一個人生信條是:凈資產和智慧是密切相關的。他還接受邀請在對沖基金行業會議上發言。2012年,他開始涉足政治,并在豪宅內為當時奧巴馬的總統競選勁敵羅姆尼舉辦政治募捐活動。


他的人生開始多姿多彩起來,以致于他縮減了SAC的規模,并在拉斯維加斯設了辦公室,以便于他能兼職做交易。他盯盤的時間從原來的每天9個小時大幅減少到0——他不再盯著交易了。曾經,他辦公室里的談話內容只有交易和損益表。現在,他開始聆聽人們表達情感。他辦公室的門再也不關了,經常把投資經理和分析師請進去談談他們的憂慮。


如果說,科恩的人生發生如此明顯的轉變,主要是源自于一宗官司可能并不為過。而誰都沒想到,這宗官司一打就是七年,至今仍未徹底了結。


美國律師Preet Bharara指控科恩及他的公司涉嫌內幕交易。Preet Bharara從此契而不舍地追蹤科恩和他公司的交易行為。聯邦探員也沒閑著,他們竊聽了科恩家里的電話,甚至連科恩公司的前雇員也沒放過。那些自立門戶的前雇員的公司遭突擊檢查。一個接一個的前雇員調查下來,僅他們被要求上交的關于SAC的文件累計就達到數以百萬頁之多。FBI甚至還動員了一位科恩公司的前投資組合經理反水,妄圖將其打入科恩公司內部做臥底,可是科恩并沒有上鉤。


科恩被這一切煩透了,他向別人抱怨說,這分明是樹大招風:“我并沒有做什么出格的事。這并不是因為我是誰,而是因為我是什么。我感覺像是看了一部糟糕透頂的電影。最悲催的是,我就是那個主演。”某一年在度假的時候,郁悶之極的科恩直接跑去另一位對沖基金經理家,對著人家狂吼:“這不公平!為什么是我?”


這宗內幕交易調查持續了七年之久,盡管當局決定對SAC征收高達12億美元的罰金,但對科恩本人如何處置至今尚無定論。不過,科恩頭頂仍有利劍高懸:他可能被終身禁止從業。這把尚未落定的利劍也令投資者和SAC雇員心驚膽戰。因為有八名前雇員已經認罪或者被判有罪,面臨著牢獄之災。截至當前,這宗馬拉松式的訴訟仍在持續。


科恩的投資者們憂心忡忡,其中一些拋棄了SAC。科恩居然就放下了身段,祈求轉身離去的投資者留下來。他列舉的理由的確是事實:20多年來,SAC為投資者帶來的回報非常豐厚,平均收益率高達30%。面對如此殘酷的現實,科恩開始憎恨那些不忠誠的投資者。當一位投資者當著他的面抱怨時,科恩直視著他的眼睛說:“如果你不想留下來,那就帶著你的錢走開。”很多人就這么走了,撤離的資金規模高達數百萬美元。


就這樣到了2013年7月25日,公訴人宣布正式起訴他的公司。三個月之后,現實再度向科恩的心口刺了一刀。盡管Preet Bharara并未找到任何有力的證據,但SAC可能不得不關閉。科恩別無選擇,只能將SAC轉向家庭小作坊式的辦公室,關閉了倫敦、芝加哥等地的辦公室,返還了投資者的錢,只用自己的錢投資交易。上千名員工當中有150多人被辭退。SAC輝煌的時代落幕了。不過,即使如此,科恩能夠操作的資金仍然比多數對沖基金的管理規模要高。


最終,科恩同意支付巨額罰金,并首次承認SAC將認罪。這簡直是一次死亡般的體驗。有一天,一位崇拜者在大街上走近他,對他說:“你是個傳奇。”科恩回答:“傳奇通常都是死人。”


不過,科恩管理的基金規模2013年增長了20%,他的個人身家也漲到了230億美元。科恩的妻子Alex對朋友說:“我老公正在打造最棒的家庭辦公室。他所做的就像他期望的那般出色。”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