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工具都不保證盈利
天狼星商品期貨軟件官網LOGO
電話咨詢:期貨怎么炒,天狼星期貨軟件下載
高端大數據期貨軟件
專注國內商品期貨
 
 
 
頂級交易者:基本面左側的狩獵人
來源: | 整理:tlx365 | 發布時間: 2018-11-12 | 1340 次瀏覽 | 分享到:
雖然在期貨市場上已連續三年保持盈利,但彭俊英在2017年還是碰上了交易生涯中最大最久的回撤,照樣沒能躲過大賺之后必大虧的魔咒。






但不管怎樣,把時間軸拉長來看,彭俊英在期貨交易上的表現其實已經足夠爆裂。






2014年剛入期市,只經歷了三個月的虧損,然后就開啟瘋狂的賺錢模式,當年度便獲利10倍。2015年繼續賺錢,進一步將累計盈利提升到15倍。然而,這還沒完,更加高光的表現還在后面。2016年,憑借商品期貨的大牛市,彭俊英生生又把凈值從15倍提升到最高110倍,完成了三年百倍的驚人表現。如果按最低到最高的天地距離,那更是達到了令人發指的163倍。






但是,在狂歡之后,市場先生開始把看不見的手伸向這位準90后的年輕人,兩筆大幅虧損讓彭俊英的累計凈值從110倍回落到40倍左右,回撤幅度超過60%。






當被問起怎么看待2017年至今的連續回撤時,彭俊英很快糾正了我,“其實已經沒怎么回撤了,虧損期主要發生在2017年1—9月,更準確的說只有3個月時間。”






他覺得這種回撤是他交易模式中的一部分,每種盈利模式都天然意味著它的虧損模式,亦即盈虧同源。






彭俊英把自己定位為趨勢交易者,但他自覺與主流的趨勢交易完全不同。






傳統的趨勢交易是右側交易,行情突破了跟進開倉,做對盈利加倉,做錯止損離場。通俗說就是放棄虧錢的,留下賺錢的,長期下來反復操作,通過小虧大賺來實現整體盈利。






趨勢交易說穿了是個賠率游戲,它的勝率并不高,它的命脈是要賭對大波段的趨勢行情,這種奔跑的利潤會把之前試錯的虧損全數覆蓋,之后超出的部分就是你的盈利了。






趨勢交易算是目前期貨市場上最主流的交易策略,信徒眾多,有主觀的也有量化的,但它的缺陷同樣明顯,就是開倉價格不理想,往往是行情走了一大截之后你才能確認跟進。






意識到這點后,彭俊英把自己精準定位為基本面左側的趨勢交易,這要求交易者要在行情啟動之前便提前埋伏。






基本面分析本來就難,而要做到在基本面發生之前便推斷出可能發生的路徑更是難上加難。






彭俊英的做法是回看大量歷史行情,同時調出同期及前期的基本面變化,理順每次重要行情突破的邏輯,然后用在歷史上已經驗證有效的邏輯推演未來同樣可能發生的事情。






技術面上的左右側和基本面上的左右側是有時間差的,彭俊英要做的就是在技術右側出現之前進場,卡好位置,然后等待大事情發生。






由于基本面數據龐大且滯后,傳統玩法如同盲人摸象,你接觸到的往往只是信息的一部分,如果沒有過人之處根本不可能拼得過機構產業,彭俊英的必殺技是搶在基本面數據公開之前便捕捉到規律。






相對于看數據信息,他更喜歡直接進入產業鏈實地進行調研、觀察,現貨市場上同樣的供求信息,從他的角度看來隱含的信息量是完全不一樣的。






就靠在基本面左側蹲點這招,彭俊英在入市的四年中捕捉到多次關鍵性的行情,期間的連續三年盈利讓他對自己的交易邏輯充滿自信。


2



中國CTA照耀平臺,這是國內最大的期貨實盤大賽平臺藍海密劍的口號。






得益于2016年的出色表現,彭俊英的年凈值增長排在平臺的第四名,最終獲得第八屆藍海密劍期貨實盤大賽年度先鋒勛章。如果算上2014——2016年連續三年的表現,他的累計凈值其實已經排名第一。






此次獲獎也讓他首次登上藍海密劍官網首頁的將帥風采板塊,在所有獲獎者中,彭俊英看上去最為年輕,圖片中的他在辦公桌前坐姿挺拔,精氣神十足,盡管是張擺拍相片,但他還是要盡可能的呈現出與眾不同的光彩。






2014年,藍海密劍的主辦方東航金融在全國巡回開戶推廣實盤大賽,彭俊英偶然看到廣告后便是一陣激蕩。就從那天開始,彭俊英的人生軌跡劃出另一道拋物線,而在此之前,對于期貨類的杠桿交易,他只做過MT4的模擬盤。






當時,彭俊英已經職業股票交易2年,成績不算出眾,但也湊和,還可以勉強支撐自己的交易夢想。






回看2013年的成績,彭俊英在股市上已經獲得50%收益,單說收益不錯,但對于小資金來說這還遠遠不夠。如果要實現更高效的幾何級增長,那么唯一的選擇就是加上杠桿,而自帶無息杠桿的期貨無疑就是最好的選擇。






在命運的推動下,彭俊英迅速掌握了期貨的核心內容,并果斷把交易方向轉向期貨。






按他回憶,當時自己參加藍海密劍實盤大賽也沒太多想法,主要目的是覺得平臺上可以提供交易賬戶的各項統計,同時又可以看到其他參賽者的表現,一邊自省一邊比較,這樣能夠更快速的提升自己。






2014年4月,彭俊英把當時的全幅身家近8萬塊錢全投了進去,就此開啟期貨交易生涯。






與多數菜鳥一樣,重倉進出的彭俊英也經歷了快速虧損期。三個月后,8萬塊錢在虧損加出金后折騰得只剩下2萬4。但是,瘋狂的序幕這時才剛剛開始。






2014年7月至2015年1月,彭俊英連續七個月瘋狂盈利,最高單月盈利1.47倍。在不時出金的情況下,逆天的完成了從2萬4到100萬的原始跨越。在這個過程中,彭俊英的勝率其實不到50%,他的獲勝秘訣是把賠率提升到驚人的比例。






隨后兩年,風險時有發生,但彭俊英基本都穩住了,賬戶表現依舊亮麗,三年持續總盈利已經近千萬。






2016年6月的鎳多頭,這應該是他比較完美的一次交易。從邏輯研判,到基本面左側進場,再到突破加倉,最后重倉持有,這一切都在自己的預設之中。在這波波瀾壯闊的行情中,彭俊英硬是把7萬買進的多頭倉位死死拿住,最后在10萬左右勝利離場。






時隔一年多之后,當再次回憶起這單交易時,面前的彭俊英仍然抑制不住內心的澎湃,黑框眼鏡背后的眼神中突然就閃現出自信的光芒,他說著說著語速會不自覺加快,他甚至可以和你說出交易中間的每一個細節。






連續三年累計盈利過百倍,這已經不能用麻將桌上的新人手熱來形容了,在相對可持續的盈利中,彭俊英必然是掌握了某些交易規律。






按他的說法,自己這幾年來的交易策略其實沒什么大變化,仍然是通過大量的基本面分析挖掘出潛在供求矛盾明顯的品種,然后在基本面左側進場,耐心等待市場驗證。當然,前面三年的盈利確實有一定的運氣成份。






為了把握到更接近右側的左側位置,彭俊英還加入了事件驅動策略。在他看來,事件驅動是打破市場平衡最好的外力。所以,每次進場之前,除了測算盈虧比之外,彭俊英還要測算時間比,如果雙比均達到理想比例,那么這就是一個絕佳的入場點。






俗話說買進是徒弟,賣出是師傅。除了在開倉端發力之外,彭俊英還在不斷優化自己的平倉端。經過多次試練,他把自己的平倉系統分為三級,第一級是技術止損,第二級是資金止損,第三級是盈利出金。






第一二級都是傳統玩法,他的核心是在第三級止盈,除了自創的移動止盈之外,他的取勝關鍵是在出金。






在彭俊英看來,杠桿交易只有把盈利部分堅決出金離場,那風險才算真正隔離。






藍海密劍上的藍色檔案顯示,在把足夠多的盈利出金之后,彭俊英暫時可以把累計凈值曲線維持在40倍左右的位置,風險在短期內已經厭惡不到他的頭上了。只要不貿然入金,這一切都不會有太大變化。






對于重倉交易這件事,彭俊英當然很清楚當中利弊。經過思想斗爭,最終他還是選擇在平臺上放開自我,他覺得這是最能體現他個人交易風格的操作,這是一個值得博弈的機會。






對于彭俊英來說,在藍海密劍上的資金曲線算是要精心維護的。在未發行陽光化的私募產品之前,國內有影響力有公信力的展示平臺確實極其有限。






從2008年開始成立那天起,藍海密劍就被認為草根氣息濃郁,參賽者多以各種花式網名出現,真正的機構選手并不多見。






對于很多參賽者來說,初參賽時的滿腔熱情很容易會被隨后的殘酷現實澆滅,進而默默停止賬戶更新,最后淪落為僵尸賬戶。不說盈虧,單說能夠持續幾年時間保持賬戶正常運行其實就已經對管理人提出了極高的要求。






2012年,隨著逐步轉型為對沖基金經理大賽之后,藍海密劍才算開始專業化運作,草根交易員的好日子要來了。






憑借著在藍海密劍上幾戰成名,彭俊英逐漸光環加身,成為平臺最喜愛的那類明星交易員之一。此后,慕名而來的資金、采訪絡繹不絕,交易員訪談合集《期貨英雄5》和《期貨英雄7》更是兩次將他的采訪收錄其中。






2016年底,在被觀察了兩年多之后,彭俊英終于迎來了平臺的第一筆種子孵化基金。而在此之前,他也已著手成立自己的資產管理公司——福州隨勢投資有限公司,這名稱簡單直白,直撲內心。






這一切的一切,好像都朝著陽光的方向推進,似乎沒有什么可以阻擋彭俊英成為新一代的期貨明星。






當你在期貨市場上獲得暴利,即便再克制,確實也難以壓抑得住信心的急劇爆棚。


3






2017年,期貨還是露出猙獰的面目。






盡管沒出什么大錯,但彭俊英仍然不可避免的面臨資金連續回撤。這種回撤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回撤很正常,但回撤的時間和幅度是交易者無法判斷的,這些都會給交易者心態帶來極大的挑戰。






與其他只說賺錢不說虧錢的交易員不同,彭俊英對盈虧表現得相當坦然,他并不忌諱自己正在面臨大幅回撤。






就好像在合同年表現優異,拿到大合同后就沉淪的NBA球星,各種期貨實盤大賽涌現出來的明星交易員普遍上演一成名就搞砸的劇情。






在被問起突然擴散開來的名聲是否給自己帶來影響時,彭俊英猶豫了一下,緩慢的推了推黑框眼鏡,眉頭稍微一緊,“我覺得影響應該不大。”






按他自己說法,就過去幾年,即便是賺錢的時期,他也沒覺得自己的交易能力已經達到最理想的狀態。所以,生活中的自己還是盡可能保持簡單樸素,在資金寬裕時也沒動過要揮霍一把的念頭。原來沒有太高期望,現在也就沒有太大落差。
 
最新文章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